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
ELECTPeople Hot Talk
ByAaron on 12 Jun 2019 Deputy Managing Editor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也許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懷念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時期,這種懷念不是因為民主,而是那個時期的香港正式和世界接軌。生於那個年代,有一個活出貴族品味的名字,有一個讓大家為之傾慕的名字,有一個和英國名流社會相熟的名字,那就是鄧永鏘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說起鄧永鏘,也許他的名字沒有曾祖父或是祖父那麼響亮,但是芸芸學子總會聽過鄧志昂和鄧肇堅。沒錯,鄧永鏘可以說是香港血統純正的貴族,鄧志昂的曾孫、鄧肇堅的孫子、鄧伯勤的兒子、鄧日燊的侄兒,每個都是政界和商界舉足輕重的名字,鄧永鏘注定不凡,注定成為血統純正的「Blue Blood」!雖然鄧永鏘貴為香港的「富四代」,不過比起鄧志昂和鄧肇堅的長袖善舞,他反而活得更像一個優雅的貴族,穿梭英國的上流社會。他的朋友包括Chris Patten、Kate Moss、Margaret Thatcher、Naomi Campbell和Princess Of Wales等等。當年他的女兒鄧愛嘉結婚,Beatrice York、Eugenie York和Sarah Ferguson更加親自前往北京China Club慶賀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生於如此顯赫的家族,毫無疑問他的資本豐厚,人脈享通。不過每次看到鄧永鏘,大家總會驚訝於他舉手投足散發的貴族氣派,不多不少,恰到好處,讓人驚訝他打破西方世界對於華人的固有看法,完美演繹何謂遊戲人間。吃喝玩樂,酒色財氣,好像從來都不會難倒他,風流一詞就像是為他量身訂製。另外,悅耳的英式口音,優雅的英式穿著,正正反應他如何深諳英國上流社會的禮儀,並且完美融合東方和方的美學。他創立的China Club、China Tang和上海灘,更加將「East Meets West」的品味表露無遺,故此對於西方世界來說,他比起中國更加中國,但是對於華人世界來說,他又是那麼標準的一個英倫紳士,而且他從來不會局限自己的穿著,一身俐落西裝完美展現Dandy Look的精髓。鄧永鏘的西裝剪裁講究,配色精妙,完美的袋巾、袖釦、腕錶,讓「煲呔曾」和「袋巾梁」亦只能慨嘆一句相形見絀。始終兩人不論Bowtie或是Pocket Square的運用都沒有鄧永鏘那種Playful的感覺,沒有辦法突顯自身的品味,更加沒有彰顯鮮明的個性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廣告
廣告

當香港人紛紛學習英國上流社會穿著的時候,鄧永鏘反而於九十年代創立上海灘,透過中國人的眼光,讓舊上海的時尚品味風靡全球,教導西方世界如何運用奢華絲綢打造極具中國特色的服裝,一襲Tang Jacket風靡整個上流社會,不論是Angelina Jolie或是Kate Moss,都被Tang Jacket深深迷住。2008年,鄧永鏘甚至穿著Tang Jacket,從Queen Elizabeth II手上拿下Knight Commander,從此讓Tang Jacket成為上流社會認可的禮服,活出一個Chinese Chic的時代,比起現在那些所謂的「意見領袖」,更早讓全球看到中國時尚和傳統奢華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也許總會有人質疑為什麼貴為香港貴族,他除了一般社會名流外,身邊還有Kate Moss或是Sarah Ferguson這些生活麋爛的朋友,但是正如他所言,比起精英圈子的狹窄和自以為是的道德高點,魚龍混雜的朋友圈才是人生圖書館最好的珍藏。難怪香港這個富豪貴族並不罕有的地方,鄧永鏘卻能成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傳奇人物,於這個浮華世界長袖善舞,融匯中西古今的雅俗藝術商業,這不只是一種品味,更是一種格調和氣派!

【貴族後裔】逝去的貴族品味!懷念鄧永鏘的睿智和氣派!
Photo from Facebook

2016年,鄧永鏘出版《Rules For Modern Life》,這個書名已經足以傲視群雄,相信近代的香港能夠以Connoisseur自居,除了鄧永鏘外,別無二選。走過殖民地的時代,我們除了民主外,究竟還有多少香港人學會這種優雅的品味?學會那種高貴的格調?而非只有金錢堆砌的銅錢臭味?自從鄧永鏘離逝後,香港已經欠缺擁有如此江湖地位的貴族後裔,就算說他是紈絝子弟、花花公子或是公子哥兒,但是他的幽默、品味和才學,至今仍然舉世無雙,亦是他讓香港這個城市,擁有一點國際文化的地位,絕非所謂「一帶一路」能夠達成的壯舉。或許,正如他所言,現在這個年代美沒有用,很很美才有用。Nice沒有用,Good沒有用,Excellent才僅僅可以!

Text:MENELECT Editorial

Photo Source:Facebook

Share to Facebook